中共抚顺市委政法委员会主办

乡村调解员 奔忙解忧难

时间:2015-7-16 9:06:01 点击:

 

    为了乡亲们,他选择当一名乡村司法调解员,每天东村西庄来回奔波,一干就是25年。虽然辛苦,但他却在调解村民间发生的一件件小纠纷中,把法律送到了村民的生活中、心坎里,为乡村送去了和谐……
    1990年章党镇招乡村司法干警,当了8年协警的陈玉述报了名。他说:“我工作之后,一直在想为啥人会触犯法律,其实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健全的法律意识,所以我觉得树立法律意识才是杜绝犯罪的根本。再加上我也是从乡村里走出来的,也愿意回到乡村里去。”通过考试后,陈玉述担任章党镇司法所所长,成为一名乡村司法调解员。
    顶着高温上山调解
    7月2日,东洲区章党镇59岁的陈玉述来单位签到后,第一个走出了单位大门,准备到洼子村和驿马村去调解村民纠纷。
  “今天镇里车有空,能送我一趟。”陈玉述说,平常镇里的车有其他工作任务时,他只能骑着摩托车到村里,十多里的山路,顶着烈日,实在辛苦。
    “广福,你给我上车,快点!”就在车快开到洼子村时,正与记者聊天的老陈突然朝车外大喊起来。原来他刚好看见了气头上的李广福(化名)。为了争一垄地的问题,李广福带着弟弟准备找邻居“算账”。李广福和弟弟上车后喊道:“老陈,你别拦我,那家伙太气人了,我跟我弟准备揍他。”“你要敢去打人,我就敢拘留你。你信不?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,你要是给人打了,赔钱不说,你不得吃官司,老婆孩子咋办?”经过一番劝解,李广福和弟弟火气消了不少。
    上午10点,陈玉述领着大家来到了两家承包的苞米地山脚下。
    当时,气温已经接近30摄氏度,老陈要一步步爬上山,毕竟年龄有些大了,没多久老陈脸上就开始出汗了,喘气也粗了,但是老陈没有停下来歇息,在山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。穿过一片苞米地,来到山顶上时,老陈浑身已经被汗水打透。
    老陈把当事人叫到一块儿,进行了一番耐心的说教后,拿出当初的文书进行核对,随后又参与到土地重新测量的工作中,最后经过重新分配,两家人都非常满意。不仅如此,陈玉述还建议村里帮助这两家进行定桩,确定范围,以免将来再起纠纷。
    25年来,陈玉述每天都在村子里奔忙,常常赶不上吃午饭,他就买个面包,或泡一袋方便面。
    引导村民用法律维权
    司法调解员的工作不光是调解村民的矛盾,还要加强法制宣传,让大家明白法律才是解决矛盾的最好方法和手段。
    “这地本来是我家的,凭啥给你?”“你说是你家的?有证据吗?”当天下午,在驿马村村委会,王、常两家再次因为近30年悬而未决的土地纠纷,在村委会打起了口水仗。
    据了解,上世纪80年代末。当时王家认为村里分给他家的是“水淹地”,就没有承包。常家就把王家不要的地接了过来,一直耕种着,但是两家谁都没有和村里签承包这块地的书面协议。可是去年,这块耕地被划入大伙房水库水源保护地范围,政府要给发放补贴。这时,王家人提出常家应该将这块地归还,而常家却以缺少证据为由拒绝归还。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” 因为这事儿,一年多以来两家人打了多次口水仗,有几次还差点动手。
    陈玉述当天走访了一些村干部,了解到两家当初确实都没有签合同,当时负责分地的村干部也没有书面证据来确定地的归属。陈玉述现场进行了调解,希望两家人通过法律途径来处理此事。不仅如此,陈玉述还向他们传授了合同方面的法律知识,并指导他们如何走法律程序、如何准备人证以及相应的物证等。
    经过陈玉述与两家人的长谈,两大家子人一致同意,放弃争吵,走法律途径。临走时,双方对陈玉述处理的结果表示满意。问题虽然没有马上解决,但是大家都说老陈很负责。
    方法比说教更重要
    每天调解工作结束后,老陈还不忘走访一些乡邻,向村民们宣传法制常识。多年来,老陈总结出一套工作经验,“先降火,再说情,后普法”。
    明年这时老陈就要退休了,直到退休的最后一天,老陈还要一直奔波在调解的第一线。在他办公室里,挂了一块辽宁省调解先进单位的奖牌,这正是对他工作的最好的肯定。

作者:刘猛 来源:本站
友情链接
  • 抚顺长安网(www.fsca.gov.cn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技术支持:展豪网络 电话:13898323450(微信同步)QQ:312638223 辽ICP备13010125号-1
  • 郑重声明:本网站内容及图片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